中国秦腔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移动社区

【公告】祝贺中国秦腔网12周岁生日,本站新增“一键分享”功能(见上),文章、帖子、日志、相册只需一键就可以转发到个人空间,欢迎使用。
查看: 108|回复: 0

杨金锁:梦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7-15 10:24: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登陆,结交好友,轻松玩转秦网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日前应朋友之邀,早上九点多外出,忙呼到晚上十二点左右才回到家里,折腾一整天。


        到家后,首先给远在外地的老伴报了个平安,实在太累,冲个凉很快就入睡了……

        没十分钟就进入了梦里。奇怪的是:这几年很少做梦,但这次却很快梦见了两个已经离世的人。一个是离世几十年的邻居长辈,一个是离世才两三年的单位兄弟同事。同事在睡梦中只是一闪而过,而邻居长辈却从开始梦睡梦,到睡梦惊醒都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而且非常清晰……

        由是,睡意完全没有了,看看手机,已是凌晨两点多了。起个夜准备装睡,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既然睡不着,索性起来喝了半杯温开水,突然想起近些天来,一直在微信里苦苦询问的一位好老哥朋友却怎么发问都杳无音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内心萌生……。后来费尽周折,才于近日,在这位好老哥朋友的朋友跟前得知,他确实已经于去年年底离开了人世……

       听到这个让我震惊的噩耗,我一时懵懂了,与我有许多共同爱好,共同观点和想法的好老哥朋友,连个招呼都没有来得及打就这样狠心地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天水当地稍微年龄大点的人可能都记得,当年在天水市秦州区西关片大面积拆迁改造时,由于涉及到我这位老哥房子拆迁问题,他曾经书写顺口溜谩骂时任天水市主要领导,拆迁工程主要负责人时,被公安机关抓起来关了几日后,又被无罪释放了的这位“钉子户”,现在大家明白是谁了吧?……

       对于天水市秦州区西关片古城拆迁改造工程的孰是孰非,我和这位好老哥的想法是截然不同的。虽然对他的人品和做派很敬重。对他一生的不幸遭遇也是很同情,对他坦诚直率的性格更是非常赞赏。但在秦州区西关片古城拆迁改造这个问题上,我有我的想法。或许那次大面积拆迁改造,与我没有居住在被拆迁改造范围有一定的关系吧。当然,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我觉得,作为一座全国文明旅游城市,处在秦州区西关古城的伏羲庙,应该是天水这座文明古城的主要标识性古建筑之一。然而,从市中心广场到伏羲庙好几百米的道路狭窄,街面破烂不堪。这不能不说是这座文明古城的一大遗憾。必要的历史性古建筑该保护的必须加以保护。但社会在进步,人类在发展,作为建市两千多年的天水古城,总不能永远停留在两千多年以前,甚至是原始社会时代吧?


       我就是出生在古城天水秦州区西关片的。幼年、童年,乃至青少年时代,都是在西关片生活成长的。我亲眼见证了天水秦州区西关片的发展变化。现在的西关古城的路面,街面是与三四十年前不能同日而语、相提并论的。当初,在古城西关片的大面积拆迁改造过程中,站出来竭力阻止,谩骂当时的主要地方领导的,不只是我的好老哥一个人。只不过其他人都是背地里骂,唯独我的好老哥公开站出来骂,而且还暗中书写了顺口溜,后被当地公安机关侦破,把他给抓起来了。当然最后还是被骂的这位地方主要领导原谅了我这位胆大包天的好老哥,被谩骂的主要领导居然亲自出面协调,把他很快释放了出来。



回过头来看看,现在的西关伏羲路,宽敞平整。伏羲公祭活动上升为国务院相关部委和甘肃省人民政府联合举办后,全国各地及海外华人寻根祭祖者走在这样的路面上,谁不感觉到舒服和自豪?但是记得在当时,除了相当一部分市民议论、谩骂以外,甚至有专家学者也曾手指着拆迁工程负责人的脸,痛骂说:“你们这些败家子……”当然,人家专家学者骂领导或许有他们一定道理的。比如哪些应该改造拆迁,哪些应该重点进行保护。这些,我们不懂,所以就不敢妄加评论。但起码作为一座文明古城的改造,应经过多方面的专家进行评估考证,这样做就能达到既改造了现有落后的街面,又重点保护了确实值得保护的古建筑风格。总之,我认为西关片古城街面的拓宽改造应该与天水市藉河风情线天水湖的成功修建改造相提并论。是当时天水市主要领导为天水人民办的一件大好事。



现在的天水市秦州区西关片古城的重新改造修建,无疑又是一件功德无量有利后世的大工程。但还是有一些让人感到遗憾的地方。比如山西、陕西会馆,比如赵氏祠堂,还比如目前已经修建或者正在修建的飞将巷牌坊、三新巷街面的楼房,为啥要占用街面人行道?为何不把各自后面的房子拆迁后对新改造修建的建筑和街面对齐?看看这些上述提到的建筑,算不算是违章建筑?让人看后总感觉不舒服……后人修路应该是越修越宽,而这几处却明显的感觉与城市总体规划格格不入。

       我这是杞人忧天啊!说到我这位怀才不遇的老哥朋友,如果他还健在的话,看见后来改造修建的这些建筑,说不定又会公开站出来骂娘的。只是人的命运真是难以预料,他还没有看见现在正在改造修建的这些建筑,却已经离开了人世。他生前靠他知周易,懂八卦,能掐会算这点本事,硬是把一家大小养活成人了。谁会相信,这么一位大能人,一辈子连个正式工作都没有;甚至离世时连属于自己几平方米的蜗居房都没有!所以,他经常给我私下转发分享一些对现实不满的帖子,我收到后只是看看而已,从未敢转发分享给别的亲朋好友。从他的一生当中,让我也看透了许多东西。我只能从内心默默地祝福他一路走好,但愿他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不要再过得这么苦,这么累。

       梦醒后,再无睡意,于是,开灯拿起手机开始回忆记录自己的一些往事……

       曾记得,在自己这一生中,做过无数次美梦,恶梦。但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除了这次以外,还有一次,那就是在四十年前,自己陪一位亲人前往武山温泉疗养院住院接受治疗时,我晚上被安排在另一个带套间的房间。房间里除了我,还有另外两位听口音是甘谷老乡的也是陪伴亲人住院的客人。那时,我才二十几岁,应该正是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年龄。然而,那天晚上却在入睡后不久就做起了恶梦……

       当天晚上在恶梦里清楚地看见突然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从门里飘了进来,穿过前面房间,路过还在开着灯,聊着天,抽着老旱烟的这两位甘谷老乡,猛地直扑到我身上来……


       当时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大喊大叫起来,尽管歇斯底里,声音很大,意思是要求前面房间的两位能救救我,但我喊叫的声音只有我自己能听见……



折腾了好半会儿,我才从恶梦里惊醒,坐起来后发现前面房间里的灯还亮着,人家两位还继续聊着天,抽着老旱烟……我却被吓醒后再无半点睡意了。由是,便坐起来一支接一支地抽烟等待天明。一包半当时非常吃香的奔马香烟快抽完时,实在睏的不行,慢慢地又睡着了。


       次日早上起来后,发现前面房间的两位客人已经离开,我也匆匆忙忙地离开去找我的亲人去了。



我把我晚上做的恶梦给亲人病房的病友讲出来后,其中有一位长期病号给我说,你昨晚住的那个房子,前不久刚死了人,而且以前也死过好几位……我听到后头皮再次开始紧绷发麻,头发又不自觉地开始竖了起来!难道世上真的有鬼之说?当天离开疗养院回到家里后,经多方打听,才知道这天晚上做的恶梦叫做在睡梦里被魇住了。如果当时魇住醒不过来,那很有可能就是那个房间里又一个死人了……

       此前,我曾有过两个时至今日都没有解开的迷,一是我的已故的亲大姐,有一次,她在地里干活时,突然无缘无故的摔倒在地里,口里开始说胡话,什么他偷了山里亲戚家的一只水烟锅等等……后来经过核实,确有此事。是我姐的公公干的。她公公赶紧把偷亲戚家里的东西如数归还给这家亲戚后,我姐的病也好了。另外一个就是在我年幼时,我的一个堂哥,被农村人说的毛鬼神附身了。说的完全是其他一个人的话……后来,家里人请来了一位“法官”,也就是当时农村懂法术的艺人。开法场,念咒语,折腾了好半会,后来让几位年轻力壮的村民把我这位堂大哥护送到距离村子较远的河坝后,他突然摔了一跤,起来后清醒了,问陪一同前往的这些村民说:我们咋在这里?……

       我以前从来都不相信世界上会有鬼的存在。然而,从我亲姐身上发生的事和我堂哥身上发生的事,尤其是我的那次梦魇后,我的胆子便开始不是那么大了,一直延续到现在……,是不是世界上真有连科学都无法解释清楚的一些不可思议的自然现象……





作者简介:笔名 子萱 ,网名 (山中之人),天水市作家协会会员,《孔学纵横》杂志编辑部主任,《海河文学》杂志副主编,中国秦腔网天水站站长、首席记者。




     2022年7月某日 凌晨于龙城天水



来源:海河文学
mmexport1657851678480.png
mmexport1657851716972.png
mmexport1657851742560.png
mmexport1657851767115.png
mmexport1657848940759.jpg
mmexport1657849240783.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站点统计|中国秦腔网 ( ICP12003179 )

GMT+8, 2022-8-20 13:09 , Processed in 0.043768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